大约在24日上午9时20分左右发现中国海警船

大约在24日上午9时20分左右发现中国海警船
 


[文/观察者网 郭光昊]
 
  “中国海警船正好出现在钓鱼岛和石垣岛之间中点的海域。这时间点简直就像是掌握了高洲丸出海捕鱼的信息后,打伏击一样。”
 
  在接受日本冲绳县当地媒体《八重山日报》事后采访时,组织这次闹剧的石垣市议员仲间均如此回忆当时的窘境。
 
仲间均(右),与日本海保船并排航行的中国海警船(八重山日报 图)
  此次,仲间均以“钓鱼岛守护会”的名义,乘协会所有的高洲丸号前往钓鱼岛附近海域“捕鱼”。说是“捕鱼”,但高洲丸排水量仅有4.8吨,船上只有仲间和船长高江洲正一两人。他自己都承认钓鱼岛周边海域常年浪高2米左右,高洲丸作业十分吃力。
 
  高洲丸在5月23日凌晨4时25分离开石垣登野城渔港。中午12点左右抵达钓南小岛附近海域,作业从12时40分一直到晚7时左右。原定晚上9时回港,但收到同行的日本海保船通知:回程路上有中国公务船。为保险起见,仲间他们在船上过了一夜,第二天早上七点多出发。
 
  尽管如此,还是遭遇到中国海警船了。
 
  仲间称,大约在24日上午9时20分左右发现中国海警船,正好位于钓鱼岛和石垣岛中点海域。这时机就像是掌握了高洲丸出海信息后打埋伏一样。
 
  本次出海还有日本海保船同行。“海警1501”一度抵近到高洲丸30-50米处。在其中一艘海保船上,海上保安官站在甲板上拿着扩音器对仲间他们大喊“改变航向!”
 
  当天共有4艘中国海警在钓鱼岛附近海域巡航,从高洲丸上直接观察到3艘。除“海警1501”外,另两艘在稍远处伴随。另据日本海保第11管区海上保安本部称,当天四艘分别是海警1501、海警2305、海警2308和海警33115。
 
  仲间拍摄的现场:左侧是高洲丸,中间是日本海保180吨级的小型巡逻船“大神”(PS33),右侧是5000吨级的“海警1501”(八重山日报 图)
  仲间称,“想把发动机停下来,看看中国公务船会怎么行动。”但是海保一直用扩音大喊“不要放慢速度!”、“不要挑衅中国公务船!”。仲间苦笑:“海保的指示不得不从。”
 
  追击持续了约一个小时,虽然对面没有做出要冲撞高洲丸的姿态,但仲间评价:“如此执着地追击,让人感受到中国的认真程度。”
 
  本次出海前,仲间也接受了《八重山日报》的采访,原本计划在4月出海。但因高洲丸发动机一度故障,推迟到5月底。仲间回到石垣港后苦笑说:“中国人是不是事先看了八重山的报纸啊”,所以才会有如此行动。
 
  仲间同日拍摄的“海警1501”全景(八重山日报 图)
  与冲绳两家传统主要报纸《冲绳时报》和《琉球新报》“反美左翼”的立场不同,《八重山日报》更为保守,与《产经新闻》还有合作关系。这次该报“金波银波”专栏还自嘲且煽动地写道:“邻国肯定是一边熟读冲绳报纸,一边放声大笑。”
 
  此前石垣市要修改所谓钓鱼岛登记地名的提案也是仲间提出的。虽然该提案已经在去年6月25日获多数赞成通过,但对仲间来说“现实很残酷”。
 
  仲间在协会博客上写道:“我在钓鱼岛附近海域被中国公务船追赶,这已经是第三回了。状况一回比一回糟糕。”
 
  他还批评自民党政府:又建设港口,又提出公约,又做相关表态,“但现状是渔民不准进入钓鱼岛1海里内,这次同行的海保船就把我们阻止了。”
 
  钓鱼岛与石垣岛地理示意图
 
  关于中国海警船编队在钓鱼岛领海巡航,中方的立场非常清楚。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是中国的固有领土。中国海警船编队在钓鱼岛海域进行正常的巡航执法是中方固有权利。近年,中国海警船早已实现了在钓鱼岛海域的常态化巡航。日方观察,海警一般以四艘为一个编队在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毗邻区内巡航。
 
  值得注意的是,截至5月29日,中国海警已连续48天在钓鱼岛毗连区巡航,创下了自日本政府所谓“钓鱼岛国有化”后的新纪录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